这个酷酷的老头走了!他放弃300倍高薪回国,造出震惊世界的"中国天眼"

2017-09-28 13:35:00

这个酷酷的老头走了!他放弃300倍高薪回国,造出震惊世界的"中国天眼"

“中国天眼”首席科学家兼总工程师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南仁东

因罹患肺癌、病情恶化抢救无效

9月15日夜间逝世,享年72岁。

国家天文台近日发布讣告说,

遵其遗愿,丧事从简,不举行追悼仪式。

领军“中国天眼”

1968年,南仁东自清华大学无线电系真空机超高频技术专业以优异成绩毕业后

回到吉林省通化市无线电厂工作。

十年后的1978年,他进入中科院研究生院攻读硕士研究生。

毕业后,他留在当时的中科院北京天文台(现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工作。1992年,他晋升中科院北京天文台研究员,并任博士生导师。

在南仁东的学生和同事们看来,

20多年来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建设具有中国天眼之称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

1993年,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在东京召开,与会科学家们提出,在全球电波环境继续恶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接收更多来自外太空的讯息。南仁东就向同事提出:

“我们也要建设一个。”

当时,南仁东回国三年。此前,他在日本国立天文台担任客座教授,

一天的薪水相当于国内一年

300多个候选洼地里选址

    FAST的选址要求特别严格,要找到一个能放下超大反射面的天然大坑,还要符合FAST建设的诸多要求。建设这个射电望远镜的地方,需要有一个数百米大的被四面山体围绕的山谷,而且山体还要挡住外面的电磁波。

    为了找到能满足建设条件的位置,从1994年开始,国家天文台专家就利用遥感等技术在全国范围内海选合适的区域,并多次到西南等地区现场考察。南仁东带着300多幅卫星遥感图,几乎踏遍了西南山区所有洼地,有些荒山野岭连条小路都没有。

    最终,南仁东选择了贵州省平塘县金科村大窝凼的喀斯特洼坑。这个洼地刚好能盛起差不多30个足球场面积的FAST巨型反射面。这附近5公里半径之内没有一个乡镇,距平塘县城约85公里,距罗甸县城约45公里,适合FAST需要的无线电环境。

    南仁东曾告诉到访FAST建设基地的人员,这是从300多个候选洼地里选出来的,从洼地的地形地貌、工程地质、水文地质等多方面满足了考虑。在他看来,这里是地球上独一无二、最适合FAST建设的台址。

入选中科院院士候选人

“FAST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次拼搏

研究员陈学雷说,有一年国家天文台开全体大会,他正好坐在南仁东旁边。台领导在上面宣布当年获奖情况。南仁东突然告诉陈学雷,他从未得过奖,连先进工作者之类的都没得过。那时,南仁东已过了退休年龄。

陈学雷认为:我想他心中一定有很多感慨,所谓的奖励、荣誉,他未必看重。只是,他追求的人生奖励还没有实现,FAST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次拼搏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1年,FAST预研究作为中科院首批创新工程重大项目立项。

20077月,国家发改委批复了FAST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立项建议书。FAST工程进入可行性研究阶段。

200810月,国家发改委批复了FAST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FAST工程进入初步设计阶段。

20113月,FAST工程正式动工建设,到2016925FAST建成启用,历时5年。

它究竟有什么用?

近的来说,可以带动中国制造技术的发展,服务中国航天项目,用于太空天气预报。远的来说,可监听外太空的宇宙射电波,包括探测遥远的“地外文明”,观测暗物质和暗能量,甚至寻找第一代诞生的天体。

它也将成为国际天文学界又一重要的科研中心。

中科院年龄最大的院士候选人

FAST被誉为中国天眼,是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世界最大单口径、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比起德国波恩望远镜,灵敏度提高约10倍;比起美国阿雷西博望远镜,综合性能提高约10倍)利用这一世界最大的单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人类有望观测脉冲星、中性氢、黑洞等等这些宇宙形成时期的信息,探索宇宙起源。

正因为在FAST建设方面的贡献,南仁东进入2017年中科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在201781日中科院公布共157人的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中,年龄最大的就是72岁的南仁东。

根据《中科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细则》规定,每次增选,每位院士最多推荐3名候选人,被推荐的候选人年龄一般不超过65岁。不超过65岁的候选人需要获得3名或3名以上院士推荐,且至少有2名院士所在学部与该候选人被推荐的学部相同方为有效。

对于65周岁以上的院士候选人,需要6名或6名以上院士推荐,且至少有4名院士所在学部与该候选人被推荐的学部相同方为有效。作为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FAST工程总工程师兼首席科学家,南仁东在72岁进入院士增选候选人名单。这也是对他在天体物理领域科研工作的莫大认可。

生活中 他是个可爱的学霸

看起来像农村大爷 但几乎什么都懂

FAST总工程师助理兼反射面系统副总工姜鹏说,在FAST项目里,有人不懂天文,有人不懂力学,有人不懂金属工艺,有人不会画图,有人不懂无线电。

 这几样你能懂一两个就算不错了,但偏偏南老师几乎都懂。这个庞杂巨大的射电望远镜项目就像是为他而生的。

    FAST工程建设地上,留着胡子、带着工程帽的南仁东,看起来就像是个农村大爷,皮肤黝黑,夏天习惯穿着大裤衩骑自行车,只是鼻梁上的眼镜为他增加了些学究气息。

南仁东工作非常拼命。

    为了给自己减压,他特别喜欢抽烟。他的学生说:如果碰到一件事情特别难,南老师会沉默,抽烟很厉害。那个时候,去他的办公室要戴防毒面具。

曾摆摊画素描 筹到了去荷兰的路费

    生活中的南仁东非常喜欢画画。在学生看来,他的画作具有专业水准。南仁东在日本时,业余创作过油画《富士山》,至今仍挂在日本国立天文台内。

据同事描述,南仁东首次到荷兰射电天文研究中心ASTRON访问,以他那时的级别,还不够资格坐飞机,因此只能坐火车横穿西伯利亚,经苏联、东欧国家去荷兰。

    过境苏联、东欧国家时,边防海关人员向他索要贿赂。南仁东本来带的钱就不多。给钱?那就买不起去荷兰的车票。不给?海关人员不放行。

    结果,南仁东用剩下的一点钱,到当地商店买了纸、笔,在路边摆摊给人家画素描人像,居然挣了一笔钱,然后买票去了荷兰。

他很认真地在寻找外星人

“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否孤独?”南仁东曾多次把这三个问题,作为自己演讲的开场白。

    有一次,国家天文台研究员陈学雷去找南仁东要点FAST的照片。南仁东可能没听清,兴奋地说,他准备了一个特别全的PPT。陈学雷打开一看,里面是南仁东多年收集、有关外星生命的详细资料。

    “坦白说,虽然少年时代,我也曾像其他同龄人一样,为外星生命而着迷,但中年的我早已下意识地感到寻找外星生命就像是科幻小说。南老师由衷的热情却再次感染了我。我意识到,寻找外星生命也正像其他科学研究一样,随着技术的进步,也同样有实现的可能,同样值得认真对待。”陈学雷在最近一篇文章中写道。

为他一生的贡献,点个zan

四川省双流艺体中学校团委

2017925


版权所有:四川省双流艺体中学    联系电话:028-85850118,028-8585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