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不能忘记?

2021-10-19 11:19:43 xiaotuanwei 0

今天,是我国第七个法定的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83年前的今天

侵华日军制造了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为什么我们不能忘记

83年前的那段历史?

也许,他们的故事

会给你答案

他们,是历史的见证者

19371213

这个日子夏淑琴记了一辈子  那年她8 家里有外祖父母、父母

16岁的大姐、14岁的二姐  还有一个4岁的妹妹

前一年,家里又新添了一个小女婴   一家九口租住在南京新路口5

 

19371213日上午  一队30多人的日本兵敲门

刚刚打开门的房主就遭到枪杀  淑琴的父亲跪在日本兵面前

恳求他们不要杀害其他人  也被枪打死

1岁的小妹妹被摔死  母亲被轮奸后刺死  之后,日本兵又杀死了

拼命保护四姐妹的外祖父母  大姐和二姐遭轮奸后被杀害

淑琴被刺了三刀,昏死过去  后来,淑琴在4岁妹妹的哭声中醒来

两个孩子在满是亲人尸体的屋子里  躲了14天,直到被邻居发现才得救

 

淑琴一家遇难后的场景  被一台16毫米摄影机记录了下来

拍摄者是美国牧师约翰·马吉  他为夏淑琴家人遇害的影片

写下整整一页纸的说明  在他留下的所有影片说明中

这是最长的一段  这件事也被另一个人记录在了日记里

他叫拉贝,德国人  这是他所记录的

500多个惨案中的一个  这个8岁的小女孩

和这两个1937年都决定  留在南京的外国人

成为了历史重要的证人

 

拉贝冒着巨大的风险  组建了南京安全区

为超过25万中国人提供了避难场  他每天整理一份日军暴行记录汇编

交给日方和各国使馆以示抗议  他还在家里收留了

600多位中国百姓  直到迫于压力离开南京时

他还冒险带走了中国飞行员王光  约翰·马吉用这台摄像机

秘密拍下了105分钟画面  19382   有人将一部分胶片缝在大衣里

秘密带出南京  为这场浩劫保留下唯一的动态影像

1946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审判日本战犯

约翰·马吉出庭作    他的影片成为了南京大屠杀的铁证

 


 

他们,是历史的追寻者

 

58年后

已经是一位老人的夏淑琴   向一个美国来的漂亮姑娘

再次讲起了新路口5号的惨剧  姑娘叫张纯如,美籍华人作家

偶然看到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照片后  她决定将记录南京大屠杀

作为自己的责任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上世纪90年代  日本右翼公开宣扬

南京大屠杀是谎言  西方社会对南京大屠杀知之甚少

拉贝日记已无踪迹  马吉影片下落不明

被污蔑为并不存在的“鬼片”

1995年,张纯如飞赴南京  采访了夏淑琴等数十位幸存者

之后她在耶鲁大学图书馆  找到了有关拉贝的记录

开始寻找拉贝日记  在寻找拉贝的过程中

张纯如遇到了邵子平  1936年出生于南京

后随家人迁居台湾  他成立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

一直在寻找南京大屠杀的证据  找了50多个拉贝

他们才终于在德国  找到了拉贝的外孙女

并一再说服她公开日记  19961212

2000多页记录日军暴行的拉贝日记  向全世界公开

先后在中国、德国、日本等地出版  经过在美国多方寻找  邵子平终于找到了马吉的儿子  他们一起在堆满杂物的地下室查找  终于在四个铜盒里   发现了13个小方盒  每个小方盒里盛放着一小卷胶片3705秒的马吉影片重见天日

 

1997年,南京大屠杀发生60年后

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  这是第一部全面记录

日军对南京城所作暴行的英文著作  连续5个月被列为《纽约时报》最佳畅销书

一个20多岁的姑娘  一个60多岁的老人

为了一个真相不懈寻找  他们本可以过平和简单的生活

但他们却选择了为那些  已经不能发声的同胞呐喊

 

他们,是历史的捍卫者

 

当时,夏淑琴也遭到了

“大屠杀否定派”的疯狂攻击

1998年,东中野修道出版《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

声称夏淑琴是“假证人”

这本荒谬的书竟被再版5次并翻译为多种文字

夏淑琴老人决定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历史的真相

200010月起谈臻、吴明秀等律师

代理了夏淑琴老人诉日本右翼分子名誉侵权案开在我国境内起诉日本右翼分子之先河

 

在国内胜诉后东中野修道在日本

起诉了夏淑琴老人谈臻和南京律师团赴日本反诉

对日本右翼分子展开法庭上的斗争这场举国乃至举世闻名的案件

前后持续了9年之久在此期间

以谈臻为代表的中国律师付出了巨大努力和心血

夏淑琴回忆说开庭前,谈律师鼓励她

要勇敢点至少做好15分钟的庭上质证

“我是一个没有文化的老太太但是看到这么多大律师为了我的名誉

为了大屠杀幸存者集体受到的伤害这样无私地奔走

我就整晚反复地练习   最后,在法庭上

我和律师完整清楚地对话了整整30分钟”


2007112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作出判决夏淑琴胜诉责令被告向原告赔偿450万日元

在胜诉后的新闻发布会上   夏淑琴大声宣布

“我不是假证人我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南京大屠杀历史不可否定!

 

当年那个8岁的小女孩

年逾古稀时再次为历史作证   中国律师与她并肩战斗近十年

只为捍卫一个真相
南京大屠杀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一个历史事件而是贯穿和改变了他们整个人生这是他们后来的故事
夏淑琴老人    如今已是四世同堂2011年,日本发生9级大地震
夏淑琴看到后捐了款她还在坚持锻炼身体她说,她要活着为历史作证

 

 

2020年疫情期间

得知拉贝后人正在寻求帮助   南京立刻向德国捐赠抗疫物资

受赠方一栏填写着“托马斯•拉贝”  这是一声跨越80多年的谢谢

 

《南京大屠杀》写作过程中

张纯如经常气得发抖、做噩梦  后来她患上了抑郁症

同时,她和家人还在不断遭受  日本右翼势力的报复和骚扰

2004年,她开枪自杀

时年36  201812

南京市为80多岁的邵子平 特批了南京户籍

地址就在他儿时居住的鼓楼区马家街  邵子平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在谈臻律师推动下

20171223

“维护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律师大联盟”成立

致力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权益保护

2020612日谈臻离世

为什么不能忘记南京大屠杀?
因为在这场惨绝人寰的血腥屠杀中有30万同胞失去了生命因为幸存者们带着屈辱和伤痛勇敢而坚强地生活着
因为有人冒着生命危险记录下历史的真相因为有人为了追寻历史的真相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时间可以带走证人
但时间本身就是永恒的证人83年的时光里这曾经的劫难已经化为了恒久的坚持巨大的勇气和沉甸甸的责任
只有铭记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才能珍视和捍卫来之不易的和平只有捍卫历史的真相才能守护和平与正义


移动电话
课程介绍
学校位置
在线咨询